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阎阳生 > 岁末的卷首语

岁末的卷首语

 
图文/ 阎阳生
 
以54岁的年龄进入传媒业,用行政的方式任命总编辑,这大概是传统机制拖到新世纪的最后一抹夕阳了。
 
  我的老领导曾有意让我接手一家报刊。大概是因为我在国外学过点管理,也发表过一些东西吧。当时报刊业正处在一种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探索的阶段,企业化经营已经汇成一股潜流。我刚从办企业闯市场的商海中爬上来,深知它的艰难。于是我选择了机关,一去就是六年。
 
  ……而这次我来到海边,别无选择。以往的潜流已变成无边的波涛。IT网络掀起的泡沫尚未平息,资本和媒体的激情碰撞又擦出层层火花。而赋予我的任务既要把稳《中国工商》这条船的政治方向,又不能在这半是海水、半是火焰的市场竞争中沉没。我已到了该在机关等退休的年龄,能承担起这么大的责任吗?我犹豫再三,以至于着急的上司对我的迟迟不去到任几次举起了茶杯。
 
  我一直没敢把当总编的事告诉我年过八十的父亲,这个早已离休的老红军和不甘辍笔的老编辑。他的书稿已从书房铺到客厅直至上了阳台。当他按住我,把一摞摞精心写成的提纲让我看时,我却搪塞地说:“你写这么多,谁会去看呢?”现在轮到我了,我才发现这种冷漠简直是一种残酷。
 
  在我大女儿远赴欧洲留学前,我把这种犹豫不决的心情告诉了她。这个在我三十岁生日那天出生的孩子,一惯看不上我们这些老三届的功名心和使命感。她曾让中央电视台的摄制组在大学里找了她半天,而不愿意接受采访。以至于使那个《两代人的高考故事》成了我一个人的往事独白。但她这次的回答却让我大感意外:“还是去吧,多少人历经坎坷或辉煌之后,到了晚年,都梦想着编一本杂志呢。”
 
  依然充满活力的老父和过早看透世事的女儿。在上一代的审视下我们还远未成熟,而在下一代的眼光中我们已接近晚年了。
 
  而我如何面对这本200页大刊所服务的读者呢?这些在开拓中国经济奇迹中崛起的企业精英,这些在世界华商大会上冠盖云集的商会领袖;这些刚刚领取了光彩奖章的社会贤达,这些新登上福布斯百富榜的时代骄子……。
 
       我就是带着这样一种惶恐的心情走进——或许是我多变职业生涯的最后一道门坎——编辑部的。
 
 
http://www.cReader.com 2001-12-24 阎阳生 新浪
 
附:总编辑阎阳生到任
 
  日前,全国工商联主管副主席王治国代表党组到中国工商杂志社宣布:根据中央统战部和全国工商联决定,并按中央组织部规定经过公务员公示征求意见后,任命阎阳生同志为中国工商杂志社总编辑。
 
  阎阳生,1947年11月14日生于山西阳城。1982年毕业于北京建工学院市政系。后在西德留学研修城市生态和企业管理。现任《中国工商》杂志社总编,正局级、教授。
 
  阎阳生同志1967年清华附中毕业后,历经工农兵学商,后受聘任北京科学院业务处长、全国工商联宣教部副部长;涉足自然科学、环境科学、管理科学等学科,在私营经济、CI策划、科普教育等方面发表过一系列专栏和论文,先后取得工程师、高级工程师、教授职称。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