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21年05月28日 14:27

阎阳生 | 一段历史的预演和雏形——1965年:北京四中“小四清”和清华附中“大预科”

阎阳生 | 一段历史的预演和雏形——1965年:北京四中“小四清”和清华附中“大预科” 图 1:1966年冬,强弩之末的清华附中穿越天安门广场。燕长江王武镝图   文 | 阎阳生  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国民经济全面复苏,两弹一星震惊世界。毛泽东同时把美苏列为敌手:“小小寰球,有几个苍蝇碰壁”。1964年国庆,清华附中的入学新生并列举着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头像,从远郊的清华园坐火车到天安门游行;男四中的干部子弟学习小组在皇城中心隔墙猜测:“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就睡在我们身边……”   环境背景和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5月28日 10:47

阎阳生:我的圆心和半径

阎阳生:我的圆心和半径 从一个红卫兵发起人到恢复高考后震惊全国的那篇作文,阎阳生的经历见证的不仅仅是历史。     文 | 阎阳生   1966:我以世界为半径,却迷失了自我……   历史学家四十年后匪夷所思:以极左旗帜席卷全国波及欧美的红卫兵运动,何以诞生在一个远离天安门,以西方个人竞争为灵魂的中学—清华附中。   1966 年,我18 岁,在与圆明园一路之隔的清华附中上高二。继两年前我考上这所当时北京收分最高的顶级中学后,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5月17日 11:40

老阎(阎阳生)印象:“带上帕金森一起旅行”

老阎(阎阳生)印象:“带上帕金森一起旅行” 我这里斗胆说“老阎”,是因为他的微信昵称就是“老阎”。   究竟是谁?   阎阳生教授是也,今年刚满70岁,文坛元老之一。 老阎(阎阳生教授)近照   嗯,为了文字环保,我就省掉啰嗦的敬称,仍以“老阎”称之。   老阎祖籍山西阳城,“阳生”二字的阳刚,冲抵了“阎”姓的寒气。老阎是被历史记录在案的人——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,被文革耽误青春华年的老阎,成为千军万马竞逐独木桥的普通考生之一;其高考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4月19日 11:28

阎阳生 | 鲁晓威现场课:三十年后《渴望》依旧

阎阳生 | 鲁晓威现场课:三十年后《渴望》依旧 【图1】2017年10月1日十一学校65周年校庆,《影视传媒座谈会》会场。   图文/ 阎阳生   在大春节档(从冬至到元宵)回顾板块中,《渴望》一帮老戏骨30年后重新聚首,在长达50天的重播中, 几乎压倒了中央台的王牌儿《春晚》回顾,再现了当年万人空巷争唱悠悠岁月……。   但有一个人不会感到意外,或许还稍感不足。三年前,在十一学校六十五周年的文化新闻行业校友经验交流会上,我有幸邂逅名导鲁晓威,当时就预想到了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4月01日 16:06

岁末的卷首语

岁末的卷首语   图文/ 阎阳生   以54岁的年龄进入传媒业,用行政的方式任命总编辑,这大概是传统机制拖到新世纪的最后一抹夕阳了。     我的老领导曾有意让我接手一家报刊。大概是因为我在国外学过点管理,也发表过一些东西吧。当时报刊业正处在一种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探索的阶段,企业化经营已经汇成一股潜流。我刚从办企业闯市场的商海中爬上来,深知它的艰难。于是我选择了机关,一去就是六年。     ……而这次我来到...
阅读全文>>
2021年02月26日 10:35

阎阳生:亲历春晚圣诞花絮

阎阳生:亲历春晚圣诞花絮 图文/ 阎阳生 【图 1】 2013-01-07-阎阳生(右4)在中央电视7台录制春节采访。张越(左1)、王建设(左3)、李双江(右5)等。   人生机遇,折射浪潮的小水滴;亦庄亦谐,邂逅名人的微故事。   首期在《海内外》连载以来(写了潘耀明、余秋雨、林青霞、罗多弼、余光中),众说纷纭。本期正值新年春节之尾,元宵灯谜待放。再轻松一点儿。   刘欢、宋丹丹:女儿同台新春晚会   1988年初。我从西德留学归来,民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12月01日 11:35

阎阳生:失去了马拉多纳的世界足球……

阎阳生:失去了马拉多纳的世界足球…… 2020年11月29日夜,马拉多纳猝然去世。举世嘱目,风云又起。   “当你在破旧的La monmoney体育场门前摆个踢球的pose时,从街头巷尾摊贩舞女间盘球晃出来的,是叼着烟头儿的小‘马拉多纳’,而不是背着皮包拿着汉堡的‘梅西’。从这一点上,躺在地上打滚儿拖时间的苏亚雷斯,更像我行我素对着镜头狂吠的马拉多纳。而白净寡言的梅西更像南美瑞士的乌拉圭人。” 【图一】阎阳生(右2)拉手吴爱平(左2),与“历届阿根廷老球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10月14日 14:04

阎阳生:“肚肚”百日传奇

阎阳生:“肚肚”百日传奇

“肚肚”百日传奇

图文/阎阳生

2020年9月28日

“肚肚”?

 

“肚肚”是外孙的小名儿。开始,亲友们总是有一搭无一搭地问小女儿:“肚子里的……怎么样了?”到快出生时。才发现应该给孩子一发名字。这似乎是我这个被称为“状元”姥爷的分内之事。

小女儿的名字就是我起的,生下来小鼻子小眼儿的。医生护士都是发小熟人,都说不如姐姐漂亮。但不知不觉长大以后,“丑老二”出落的体态匀称双腿笔直, “青出于蓝而胜...

阅读全文>>